首页 关于我们 业界论坛 新闻学院 本站公告 招贤纳士 会员查询 证件查询 访客留言 信 访 台  
  业界论坛
国家互联网信息办部署打击网络谣言
新闻出版总署:“无证记者”不一定是
当代微博将颠覆传统营销
什么是真记者?什么是假记者?什么是
为什么新闻界看上去比法律界团结?
网络新闻发言人 搭建沟通新桥梁
微博客:发现新闻与发布新闻的新途径
中国报业集团化运作模式研究
目睹十年新闻界之怪现状:部级记者与
  联系我们

 

 

   弘扬先进文化,关注当代社会;

 

   彰显人文精神,构建和谐社会!

 

 

  ◎联系信箱:ddsbzzs@163.com

 首页  社会名流
费翔:从未熄灭的冬天里的一把火
发布时间:2012-12-19

作者/萧星的夏天

    我们和他从演电影聊到演音乐剧,从微博聊到江南Style;从他为何一直单身聊到他何时退休,从1960 年出生的那个混血儿聊到繁华背后的人生感悟,还有那从未熄灭的冬天里的一把火……

  11月10日,我们在北京建国饭店的咖啡厅里,和他喝了杯咖啡,共度了美好周末的一个下午。

FX: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我习惯事情一件一件来完成,先拍摄完,再一起聊天,会比较自然,没有压力。

  ESQ:每次采访,大家总会提到你的混血身份,你会不会感到比较烦?
  FX:还好啦(大笑)。我父亲是一个美国人,因为学中文来到台湾,在台北认识了我母亲,那是50年代啊!我是在1960年出生的。确实那个时候混血是比较稀有的。但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,不过我也会感到很奇怪。可现在,混血儿多了。我每一次看到他们,都会有一种奇怪又直接的同类感,哈哈~~不知为何,就是会很高兴,觉得他们一定很幸福,他们很多事情都和别人不一样,一开始就走在前面,双重文化、双重语言、双重背景;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,这些都是好事情。

  ESQ:大家都说音乐是世界语言,你在百老汇那段时间对音乐有什么新的感触?
  FX:对音乐剧我有着强烈的热爱,所以我去了美国,选择一切从零开始。我很幸运,能在91年就开始在百老汇登台演出。在中国,音乐剧这种形态现在已经发展起来了,有很多特别棒的音乐剧来国内演出,受到了热烈的欢迎,这是个好现象,也证明了音乐剧的魅力和它的情感,音乐是完全不受国界和语言的界限的,艺人只要能发挥好,不管是哪种语言,哪个环境,带给观众的都是一种享受。

  ESQ:包括你,许多搞音乐剧的人都是艺术家,和这些艺术家相处觉得很舒服还是有点吃力?
  FX:其实还好啦,因为音乐剧这个领域还算是流行的、大众的。而如果今天我唱的是歌剧,比如说像是《卡门》或是《图兰朵》这种,那就是更严肃更高端的那种,就是不一样的。音乐剧跟大众流行音乐的关系是很密切的,我并没有觉得很吃力。

  ESQ:你有没有遇到过比较难搞的合作对手?
  FX:当然,一出戏当中的每个歌手都有他的习惯,就像女艺人,女高音这种神经质的。我可以理解她们有压力,因为每周要演多少场,都得达到那个高音效果,那个压力很大的,比如说她们会不愿意说话,全部都用写字。任何时候见到她们,都会你讲“Hi ,howare you doing ?”然后点头,开始写字。拿起一个牌子就是“Goodmorning”这样,没有办法正常地相处了。每一个艺人不同的习惯都有的。

  ESQ:你去百老汇差不多22年了,这中途一直在美国还是时不时会回到这边?
  FX:其实一直都有来来回回。最近这些年,主要还是把事业放到中国来了。我年轻的时候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现场演唱的艺人,因为我觉得我那时根本不懂得怎么唱歌。82年在录影棚里录第一张专辑《流连》,还是制作人在教我该怎么唱。唱片一出就得了金唱片,很顺利,可我自己却不了解怎么在舞台上去面对观众。直到后来去了百老汇,在学习表演音乐剧的过程中,我才真正把我歌唱潜能彻底扩展开来。现在我非常喜欢现场表演的感觉,很喜欢面对观众,可以说有一种很深的情感可以通过音乐来交流。

  ESQ:那归属感呢?你觉得是在美国还是台湾还是在……
  FX:我是在台湾长大的,所以从心灵上来讲,我会觉得中国的成分多过我的西方成分。当然,从血统上来说,我是一半一半的。

  ESQ:像在百老汇做音乐剧,你觉得自己是个文艺男青年么?
  FX:首先“青年”这个词,就否决了我,哈哈哈。我不会这样想,我觉得我就是一个热爱演艺的艺人而已。

   ESQ:大概演了多少部音乐剧?
  FX:Well,音乐剧,其实我已经演了有十几出了,天呐。不过最近这些年我最多的工作是在内地唱流行歌。这个月我跟伊莲·佩姬在国内有巡演,演唱一些音乐剧里的经典曲目,也挺好的。现在的我,只做我高兴做的事情,开心的事情。不管是唱流行歌,唱音乐剧还是拍一部电影,我都会挑选自己喜欢的,能投入的。

  ESQ:那你接商演的标准是……
  FX:我就是很单纯地唱我的歌,不管是中央台的晚会,还是大型企业的活动,电视直播也好,体育场现场演出也好,我都不介意。我不会让别人指定我唱什么,但我会考虑观众喜欢听什么。

  ESQ:对演出城市的规模会选择么?会不会考虑三线城市?
  FX:都可以,没关系。我觉得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味道和魅力。如果你光去参加大型晚会,你就永远无法了解真正的中国。全国有十几亿观众,他们可不是只在北京、上海和广州。   ESQ:那你现在演出的时候,还会唱以前的歌吗?
  FX:会,还是会唱很多的怀旧的歌,一定的!

  ESQ:“一把火”有唱么?
  FX:最近会比较少唱了,主要是因为年龄大了,哈哈哈,跳起来好累!不过,如果观众强烈要求,我也会“来一把”!我很清楚,观众掏腰包花钱买票来看我现场演出,他们会觉得这个机会很难得,既然我们有缘分见面,我就一定会满足他们的希望,他们希望听到《故乡的云》或者《读你》,那些他们熟悉的歌,他们心目中想亲眼看到的那个“费翔”,他们记忆里的那种感觉,我一定会满足他们!我不会故作姿态地说“不行啦~ 我要给你们听我的新歌啦~”当然,我也会满足自己,再推荐新歌给他们,偶尔再唱段百老汇音乐剧!我经常把自己放在观众的位置上,他们希望我走出来是什么样,穿的是什么样……

  ESQ:说起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,你有看内地的娱乐节目吗?
  FX:会看啊,是有当年的回放吗?

  ESQ:因为你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,被大家戏仿,包括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造型,比如像最近湖南卫视的 《百变大咖秀》,里面就有人穿你那个时候的衣服,学你唱歌。
  FX:哦?是么?挺有趣!

  ESQ:你有什么感慨吗?
  FX:Well,我是觉得很高兴了。因为这毕竟是在中国流行文化里的一笔,也是一个共同的回忆,一个共同的共鸣点吧。我觉得流行文化就是给人共鸣点,让大家有个共同的回忆。比如我也很喜欢那个江南style,像当年的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,还有周杰伦或者别的谁,这种共鸣点真的很重要。一部电影,一首歌,能够让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话题,我觉得这对于一个国家,甚至一个文化都是很重要的。

  ESQ:说起当年,许多人看见你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从小听着您的歌长大的。”听到这句话你有什么感受?
  FX:当然是很高兴了!可以这么说,他们是跟着我一起成长的,艺人能跟观众有这么长的缘分是非常难得的。当然,一些年轻的人对我可能不一定是那么了解,就像刚看到《画皮2》就说:“喔?咦?这个人怎么很奇怪!”而他们的爸妈就会很兴奋。这种情况多有意思啊(笑)。这是一种既微妙又亲切的一代一代的关系,所以,非常好。

  ESQ:会不会觉得岁月无情?
  FX:我很珍惜我经历的岁月,我不会觉得它无情。虽然年纪大了,难免会有难过的地方,主要是太多的遗憾。比如有很多当年你想做却没做到的事情。或是相爱却没有在一起的人,人生必然要经历很多很多遗憾。其实,我一直觉得我这一生是蛮幸运的,每一段时间都有它存在的价值。

  ESQ:好多人都说你魅力不减当年,各年龄段女士都对你很倾心……
  FX:哦哦?真的啊?哈哈哈哈。
   ESQ:能一直有这种魅力,最重要的原因是?
  FX:因为我还单身!大概是这个原因吧,哈哈哈,大家看这货还没有被定走,就多留意了一下,哈哈。其实,人是不能控制自己的长相的,你生出来是什么就是什么。但吸引力是任何人都能培养的,如果你能带给别人一些感触,一些快乐,他们也会喜欢你。我觉得任何的长相,看久了也都没感觉了,不管多迷人多美丽的脸蛋,谈恋爱六个月之后,就已经不重要了,更重要的还是相处之间的那种感觉。

  ESQ:说到这个,你接受相亲么?
  FX:Well,继续说吧。哈哈,这话到底是什么前提之下?

  ESQ:刚才说到你有魅力又单身,妈妈辈的总有热心的阿姨吧。
  FX:呃,他们老早就死心了,哈哈。

  ESQ:是因为不能接受这种形式吗?
  FX:我对于婚姻,一直有自己的看法,也不一定很传统了。我觉得婚姻是一种缘分,不应该是时间到了就必须填空的选择题。我很幸运,我的父母没有给我什么压力。现在一些年轻的中国朋友,因为婚姻把自己弄得很愁很愁,父母给他们逼得啊!到最后都是在四处找人为了解决问题,我觉得这就很要命了,因为这样建立起来的婚姻,从开头就有问题。别说爱是永恒的,那是被好莱坞电影洗脑了!人都是会变的,相识的时候,是有缘分,但五年后,十年后,默契就可能不一样,因为现在的你需要的是另外一个人。这时候就应该互相感谢有过这样的缘分,然后快乐地分手。中国人那么信“缘”这个字,为什么偏偏就会死在婚姻这个坎上面?其实,缘是有限的,是一段一段的。

  ESQ:那你怎么看待成功和成熟?
  FX:我觉得男人的成熟速度比女人要慢,这个要承认。可是男人一旦成熟了,那就是一个非常值得珍惜的事情。我觉得很多男人在二十岁三十岁都是蛮挣扎的,因为事业是我们一个很大的自我要求,也是社会对我们的要求。我不是说女人没事业心,也有。可是女人还可以去追求别的一些东西。对男人来说,事业就变成一个二十岁三十岁必须紧张必须面对的挑战。你尽力了,没有做对不起别人的事情,然后你有能力对身边的人负责,就是成功的。就这样子,很简单。     ESQ:你是属于有计划才会行动的人,还是走一步看一步?
  FX:我是非常有计划的人。我会有计划到让我的团队、助理还有所有人都快发疯那种。我觉得每一件事情你都得准备好,你想得是否周到,都会影响到最终结果。可能也是我多年的经验吧,每次演出,我都会去现场走下台,因为我要了解所有和演出效果有关的事情,比如音必须按场地的大小事先调好。我呢,也要看出场位置在哪,走一遍,是不是有台阶?有几个?均不均衡?我希望先把这些准备工作都做好了,晚上演出的时候就可以很踏实地唱我的歌,完全投入到旋律和歌词的意境里,眼神是对着观众的,而不是在寻找台阶在哪(笑)。

  ESQ:你在《画皮2》中形象挺冒险的,有想过观众接受不了吗?
  FX:我不但没考虑,反而很希望有个颠覆性的表现。我听说看完电影后,有很多人在那讨论:“诶,这电影不是有费翔么?好奇怪里面到底哪个是他啊?”“啊?那就是他啊?”这是让我感到很有趣和很高兴的一件事。

  ESQ:网络的东西你都玩哪些?比如微博,博客,发视频。
  FX:都没玩,Facebook、微博都没有。这是我个人的选择,我不想把我的点点滴滴,还有我的一大堆的狗屁事推到人前面去。我今天去哪了,吃了什么,我的猫拉了一坨屎……Who c ares? (大笑)我觉得这不是我应该给观众的。

  ESQ:你会每天早上对着镜子说“我有个秘密,我长得真美么”?
  FX:No !我不会!我早上起来很吓人的!(大笑)我要花很多时间,才能把自己变回可以见人的样子(笑)。我真的是早上起来一塌糊涂,先要坐在那儿发呆,喝咖啡。今天也是,知道两点钟要拍照了,就Oh my god,还得健身,让血液循环起来,让脸消肿。然后,要把自己都弄好,真的要两三个小时。所以,一般在没演出、不需要出镜的时候,比如在美国或伦敦休息的时候,我就是个很邋遢很懒的家伙。其实谁都不会认出我是谁!有时候,我就戴个帽子邋里邋遢地在机场走,偶尔能听到附近的人说“那是费翔啊?”“不会吧!他怎么会是这样子?”因为,我真的懒得搞那些,我不是个很爱美的人,可是,当我要面对观众的时候,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,每个细节我都要掌握,服装的细节,头发还有脸部都要搞好。

  ESQ:那你这些年被狗仔追过么?
  FX:还好。其实我年龄可能已经够大了,已经不是重点了。

  ESQ:年轻的时候有被追过?
  FX:年轻的时候有啊,但老实说,那时候其实没有现在的这种狗仔队。那个时候的媒体会对你跟谁谁谁谈恋爱提一些问题,或者想知道点其他的,但绝对没有现在的这种局面。我有一个非常深的感触,就是我很高兴我现在不是二十岁。

  ESQ:为什么?
  FX:如果现在叫我回到二十岁,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做,我可能不会愿意。因为我要牺牲的私人空间太多了。像我这个时代的艺人,还是以作品为主,一直到现在,我还是能站在我的作品上,就OK 了!够了。我过去唱过的歌,演过的电影、音乐剧,观众已经对我很熟了。现在要出道的艺人都会很累,所以我绝对不会想再回到二十岁。

  ESQ:有想过退休吗?
  FX:呃,退休,说不定哪天就会。我自己对退休的看法是要看我的状态,看状态是否还能维持,尤其是声音。我估计退休那一天就是我真的不能唱了吧。

(本稿编辑:李晓圆)   

 

网友名称:流星
我对于婚姻,一直有自己的看法,也不一定很传统了。我觉得婚姻是一种缘分,不应该是时间到了就必须填空的选择题。我很幸运,我的父母没有给我什么压力。现在一些年轻的中国朋友,因为婚姻把自己弄得很愁很愁,父母给他们逼得啊!到最后都是在四处找人为了解决问题,我觉得这就很要命了,因为这样建立起来的婚姻,从开头就有问题。别说爱是永恒的,那是被好莱坞电影洗脑了!人都是会变的,相识的时候,是有缘分,但五年后,十年后,默契就可能不一样,因为现在的你需要的是另外一个人。这时候就应该互相感谢有过这样的缘分,然后快乐地分手。中国人那么信“缘”这个字,为什么偏偏就会死在婚姻这个坎上面?
网友名称:黑土地
作为艺人其实是很不容易的。他们不仅代表自己更代表了同一时代的情感。
网友名称:宠辱不惊
作为时代的艺人,其作品就要紧扣时代的脉搏!
网友名称:洗手做汤羹
每句话都很熟悉,以后我可以代他回答了吧。
网友名称:唐大屁
@亭子253 我爱死他了
网友名称:萍萍之家
活的很直得,有个性,很喜欢他。
请您发表评论,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。*(本网站留言评论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,敬请广大网友予以谅解。谢谢!)
网友名称: *
评论内容:
  友情链接  
当代传媒观察网
北京市新闻出版局
中国作家出版社
国务院新闻办
北京文化出版社
中国当代新闻网博客
中国新闻出版网
中国台湾网
人民日报-中国城市报
中国作家出版社博客
河东吟者-时雨
北京文化出版社博客
军事-米尔网
全球财经中文网
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
中管院教育科学研究所
中国报道网
香港新闻网
ISBN国际总部
京华时报网
香港政府一站通
首页   |   关于我们   |   招贤纳士  |   网站声明   |   联系我们  |  用户登录

    主管:中国新闻记者联合会  (登记证号:34707907002)  主办:《当代时报》杂志社  
    我们的理念:弘扬先进文化,关注当代现实;彰显人文精神,构建和谐社会!
中国当代新闻网(2010-2019)欢迎转载·欢迎加盟  ◎【京ICP备10042964号】  ◎ 电子信箱:ddsbzzs@163.com790181930@qq.com
  战略
合作:《良知》杂志  《法治观察》杂志  《财经观察》杂志 《母亲》杂志   《铸魂》杂志  《东方诗报》杂志
 
    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