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关于我们 业界论坛 新闻学院 本站公告 招贤纳士 会员查询 证件查询 访客留言 信 访 台  
  业界论坛
国家互联网信息办部署打击网络谣言
新闻出版总署:“无证记者”不一定是
当代微博将颠覆传统营销
什么是真记者?什么是假记者?什么是
为什么新闻界看上去比法律界团结?
网络新闻发言人 搭建沟通新桥梁
微博客:发现新闻与发布新闻的新途径
中国报业集团化运作模式研究
目睹十年新闻界之怪现状:部级记者与
  联系我们

 

 

   弘扬先进文化,关注当代社会;

 

   彰显人文精神,构建和谐社会!

 

 

  ◎联系信箱:ddsbzzs@163.com

 首页  倾诉家园
为了生活我原谅了她的不忠
发布时间:2012-10-21

 

     41岁的徐振是个微型面包出租司机,已经买了三年的车看上去和他本人一样风尘仆仆。他拍打着座位让我坐,解嘲似地说:“这车破吧,没办法,我就不会收拾!小红最不喜欢我这点了。她老说我邋遢,扫了她的面子!”

  离婚半年也没习惯
 
    我整天开着个破车在街上转悠,赚点生活费。也不想回家,离了有大半年了,我还是有点不习惯。每天回到家里,家里灯是熄的,灶是冷的,小宝饿得睡着了,而小红不见了。
 
  小红是我前妻。我儿子小宝他妈。
 
  这婚是我要离的。因为我不能忍受我老婆和别的男人好。
  我早说过,不要开什么歌厅,那玩艺虽然赚钱,但搞不好也会亏得一踏糊涂。小红说,不会,我做事没个不成的。
 
  这话我信。小红嫁给我的那年刚刚20岁,我31岁。我是城里摆小门面的,她是从农村进城打工的。她能干、顾家,能够为这个家挣一块她绝对不会只挣九毛。我相信小红做事成,开歌厅也成,但江湖险恶,不得不防啊。
 
  结婚前我也不是什么好人,我每天餐馆吃旅馆住,从来不知道存钱。肚子混饱了,我偶尔也会去找找女人。那把戏咱熟着哩!
 
    所以后来小红和那些男人出去吃饭时,我提醒过她小心点。小红说就你把人都想得那么坏。结果呢?
  唉!结果她成了我的前妻。亏大了。
 
  我曾为了家而改变
 
  那些年我们穷着呢,结婚那天我的衣服都是借的。十年前可没什么“松霞恋”,那时小红肯和我结婚,完全是看上我的城市户口,虽然她不承认,但我那么穷,又大她那么多,加上她后来也说了,“我从来就没爱过你”,她不图什么就跟我结婚?
 
  那时小红她哥犯事坐了牢,家里就父母和她妹了。她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她家庭的复杂让我有点后怕,结婚就办了个酒席,到儿子七岁了,为了上学不交冤枉钱,我才和她去拿了结婚证。
 
  我们开始像小鸟做窝一样地持家过日子。我每天守着小店,小红在附近工厂里打工。有了小红,我不再进馆子,也不再找女人。
 
    小红说,我们要攒钱,等我们有孩子了,我们要供他上学。还要存钱买房子,我们得有好多好多钱,所以你以后要好好做人……小红的话说得我热泪盈眶,我父母四个儿子,负担太重,爸妈从来没时间管我,我突然感到小红像我的妈妈。那以后我真的变成了个好人。
 
    我不优秀,没多大能耐,但我努力做事。不管赚多赚少,我都在为这个家拼命。
 
  我原谅了她的不忠
 
  那些年,我和小红什么苦都吃过。但赚的钱仍不多。小宝三岁那年的秋天,我从外面打工回来,我回来是干干净净的,可与小红同房后我染上了性病。我大惊,从不曾动手的我那天用皮带打了她,小红一声不吭,只哭。
 
    后来还是告诉我,她和游戏厅里一个叫张平的男人好上了,他比我舍得为她花钱。但她又保证以后再也不跟张平来往了。因为她发现张平又和她的女友好上了……
 
  我后来原谅了小红。也许因为她的女友救了我们家庭一命,也许因为我太依恋这个家。我说过,我已经习惯手抱孩子脚蹬妻的小日子了。我真是个没出息的男人,为了温暖放弃了尊严。
 
  那以后我们又平平安安过了6年。这6年里,我开过麻木,卖过小副食。小红每天下班回家,做饭,招呼小宝做作业。我们这代人没多大出息,可小宝是我们惟一的苗。我们努力培养他。花很多钱为小宝请家教,让他去棋社去学下棋。看着小宝有模有样地和同学下棋的样子,我这心里就有了盼头。
 
  她的钱来得不正道
 
  6年里,我们买了房,虽然是一室一厅,但我已经很满足了。没钱装修,家还是很简陋,但真的很温暖。后来我又买了辆车跑运输。生活开始良性循环的时候,小红说要和她妹妹小绿合伙开歌厅。
 
  事就坏在这歌厅上。好几次我在外面跑车,晚上九点钟才回,小宝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。这是以前没有的事。
 
  我去找小红,小红正和小绿在吃饭,还有两个男人,我一看就知道他们的心思。他们有点不自然,我瞪了他们一眼,拉了小红就走。
 
  小红一嘴酒气,她甩开我的手,干什么呀你?你得罪了我的客人你知道吗?他们能给我带来生意,带来钱!我指望你行吗?小宝,还有我父母,还有我哥那事,都要钱呀……我这不是在给你减负吗?我这不都是为了这个家吗?
 
 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。小红是个小女人,现在却非要当个女强人,这不都是因为我无能吗?
 
  戴了绿帽打着离婚
 
  每天都有人请她们姐妹俩吃饭,小红再不能回家给小宝做饭了。我开车心神不宁,惦记小宝的肚子是不是饿着,想老婆又在跟谁吃饭,好几次差点撞红灯。
 
  越想心里越窝火,一盘子打到了“红绿歌厅”。小绿在。小红不在。小绿的眼神有点慌张,“姐出去办事去了!”打小红的手机,手机关了。
 
  回了家,小宝在邻居张太婆家,老人一见我忙推醒小宝,“你爸回了。”小宝睁开眼睛了还有点发愣,那神情让我好心疼。我的儿子,这么小就没人管没人疼,这叫什么事啊。
 
  哄着小宝睡了。我疲倦地看着这个家,前两天换下的衣服还堆在洗衣机里,屋里到处是灰。我盲目地拉开抽屉,突然看到里面多了一本日记。
 
  不看则已,一看惊人。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小红姐妹俩和那两个男人的故事,我为小红悲哀。
 
  我不能再忍了。我拿了日记本去找小绿的老公阿军……后来那两个男人派人打我和阿军,反被阿军的妹夫砍进了医院……一切都成了一团糟。歌厅开了不到半年,我和小红离了,第二个月,阿军也和小绿离了。
 
  这一切像一场梦,来得太快。
 
  我们其实都不容易
 
  离婚了,小红反而还自觉惦记着小宝每天下午的那餐饭。有时她把小宝接到店里吃饭,还让他给我带点回。我说小红你这不是回光返照吧?
 
    小红不理我,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开歌厅吗?我说我知道,你想为我减负。她横我一眼,知道我在损她。“我老家两个表妹去年进城了,被两个老板同时包养了起来。
 
    从此穿金戴银,好不风光。一年不到就给家里买了新房,给她弟买了出租车!”小红叹口气又说:“你知道吗?我来城里十年了,可我比不上她们一年。所以我要赚钱。我要让家人过得好。但是我并不想和你离婚的……”
 
  我想起新婚之夜小红对我说过的话,“我们要靠自己的双手过上好日子!”那时感觉一切都那么美好,我们对生活热血沸腾。
 
  其实,谁都没错。我们的确都在用辛勤的劳动创造不同的明天。我开着我的小破车在街上转悠,小红开着她的歌厅在那里歌舞升平。我们都不容易。不是吗?
 
——原载《武汉晨报》   
 
网友名称:我行我素
其实,谁都没错。
请您发表评论,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。*(本网站留言评论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,敬请广大网友予以谅解。谢谢!)
网友名称: *
评论内容:
  友情链接  
当代传媒观察网
北京市新闻出版局
中国作家出版社
国务院新闻办
北京文化出版社
中国当代新闻网博客
中国新闻出版网
中国台湾网
人民日报-中国城市报
中国作家出版社博客
河东吟者-时雨
北京文化出版社博客
军事-米尔网
全球财经中文网
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
中管院教育科学研究所
中国报道网
香港新闻网
ISBN国际总部
京华时报网
香港政府一站通
首页   |   关于我们   |   招贤纳士  |   网站声明   |   联系我们  |  用户登录

    主管:中国新闻记者联合会  (登记证号:34707907002)  主办:《当代时报》杂志社  
    我们的理念:弘扬先进文化,关注当代现实;彰显人文精神,构建和谐社会!
中国当代新闻网(2010-2019)欢迎转载·欢迎加盟  ◎【京ICP备10042964号】  ◎ 电子信箱:ddsbzzs@163.com790181930@qq.com
  战略
合作:《良知》杂志  《法治观察》杂志  《财经观察》杂志 《母亲》杂志   《铸魂》杂志  《东方诗报》杂志
 
    

分享到: